隔离(二)

隔离(二)

社蕙 739 2022-09-26

2022.09.24-2022.09.25

离出去还有两天,但是感冒了。

没有开空调,一直开着那扇只能开个缝的窗子,然后还是似了。也许是因为在房间里不穿裤子,也许是因为一直没有运动,吃的又相当糟糕,心情更是郁闷,三点叠加导致免疫力急剧下跌——但以结果而论是烧了,中午尚和龙老板筹划着市中心的行程,并抱怨了一句没法运动浑身疼痛,结果午饭扒拉了几口忽然没有什么胃口(虽然本来也不想吃),倒头就睡了。

成年人发烧真是毁灭性的体验。从肌肉疼到关节,头以顶到侧各个位置都像有绑带绑着疼,脖子扭一下更是昏着疼。卷在被子里就是如炉子一般发热,整个被窝没有一处不是热的,出那种很细很密的油汗,将被窝的湿度直推100%。24号这天基本上睡一个半小时就会醒一次,醒来的时候永远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扭在一起,是没有办法感知出自己本身的体位的,身上的疼痛,被子里的闷热,脑袋里的混沌,都让人不清楚自己的状态。

这就导致了只干三件事,睡觉,喝水,撒尿。 以前基本上一天两瓶半的水,这两天一天四瓶,狂喝狂尿,搞得我真的害怕自己电解质液紊乱,也就把面泡了整点面汤,喝些牛奶,不然只进水不进盐真怕自己似了。不敢也不想报告CDC,我已经完全不信任CDC,先不谈酒店的电话是否打得通,即使成功上报也只会加码,除此之外也并不会关心我——更何况我日日核酸都是阴性的,甚至一日量两次体温(手背)也没有对我提出异议,最终想来还是不管为好。

第一天做的梦是没有形态的,是黑白的,只有阴与阳,黑色与白色的乳状画面。虽然我什么都不知道,但我感觉自己是在治理一个仅有阴阳的国家,比如用阴阳之力种庄稼,或者提纯出一些什么东西——脑子里和身上都是那种感觉,不清不楚,没轻没重,四方上下这种概念都丢失了。尽管过一阵会醒来,但是继续睡的时候又会继续陷入这种阴阳之梦,不能说连续,但也不会断。

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关节已经不痛了,肌肉有点僵硬,只剩头晕。这一天睡觉基本不会再把自己完全困在被窝里,而是伸出去散热。这一天做的梦就意识流拉满了,我印象最深的是我成为一份漂浮在宇宙中的组件,不断地组合自己,尝试成功构成一艘宇宙飞船:一时在修理能源装置,一时在修理船翼…最后我突然问自己,我是谁,我为什么要变成宇宙飞船,变成了宇宙飞船我又要逃离什么,我能逃去哪里?然后梦做着做着也就变成了晚上的那种深睡。

第三天出狱,一切复归正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