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摘

书摘

社蕙 41 2022-09-13

《2018年》 刘慈欣

程序员、网络工程师、数据库管理员这类人构成了 IT 共和国的主体,这个阶层是十九世纪的产业大军在二十一世纪的再现,只不过劳作的部分由肢体变成大脑,繁重程度却有增无减。在浩如烟海的程序代码和迷宫般的网络软硬件中,他们如二百多年前的码头搬运工般背起重负,如妓女般彻夜赶工。信息技术的发展一日千里,除了部分爬到管理层的幸运儿,其他人的知识和技能很快过时,新的IT 专业毕业生如饥饿的白蚁般成群涌来,老的人(其实不老,大多三十出头)被挤到一边,被代替和抛弃,但新来者没有丝毫得意,这也是他们中大多数人不算遥远的前景⋯•这个阶层被称作技术无产阶级。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,我们要把世界格式化!这是被篡改的《国际歌》

《洪水与饥荒》 [美]穆盛博

对身体及其肌肉运动的强调一直贯穿于对力的理解中,这与与约翰 •R.麦克尼尔 (John. R. McNeill)所称的“体能管理体制"(somatic energy regime )相呼应,在这个体制中能源主要表现为人和牲畜的肌肉力量。在“体能管理体制”下,更乡的人和牲畜意味着更多的生产力。无论作为主要能源的作物是丰富还是稀缺,人口和畜群都将宛如 “社会能源系统中的飞轮”,因为他(它)们随时都可以被动员起来。由于肌肉是主要的能源,获得力量就需要控制和协调大量的人口和牲畜。

实现政治统治和军事胜利的唯一途径就是直接控制“体能管理体制”,并利用其盈余,投入战争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农业是“由人类控制的太阳能系统,人类垄断了其中作物的能量输出并将之完全服务于人类”,因此,国家和军队也把人当作 “太阳能动态储存系统”。牲畜是人类用以劳作或者作为食物的能量来源。人们对这些能源利用程度的不同,造成了各种人类群体之间力量大小的差异。